木兰不会生小鸡

目光所及皆是温柔

什么时候老咸鱼才能想起它欠下的文啊…………不想动笔【瘫】


看来寒假要写文了


发现一些喜欢的太太已经走了,虽然有一点点难过,不过还是要为他们祝福♡他们生动温暖的文字与图片曾给我感动给我惊喜,再见,要快乐呀!

感谢还在坚持的太太,你们真是绝世大宝贝呀。


懒汉食:

【少年人善说谎话,一个眼神骗过天下。】
【即使真有晃神想亲吻的刹那】
【最多只心上一块疤,随时能放下】



我偏不信邪,
偏将满腔热忱尽付于他,
朝夕相处怎会不动情啊,
我还记得那些让人误会的话,
心上一块疤,
哪有那么轻易放下,
亲吻拥抱不是假,
我的少年人并不奸诈狡猾,
我信他。

我知道最后只是大梦初醒,
一场笑话 。
我也知道,
真相是瞎。

刚刚看完一个勋兴的分析贴,有点难受,《真相是假》单曲循环一个多小时,感觉自己无可救药了。
我知道真相是假,可是我愿意。

8012年了,我竟然在吃一部动画片里的邪教cp……

懒汉食:

他问的爽朗大方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突然被问话的小小怪有点慌张,生怕被对方看出端倪,脑内飞速运作该怎么回应这个问题——

该怎么回答呢?要不要告诉他真实姓名?被发现了怎么办!可是他也许不知道小小怪是个大坏蛋呀!如果说我是小小怪会不会被发现是卧底啊……

开心超人看他闷不做声只不停戳着食指,觉得有点好笑,不由得凑近了一点:“喂——,我说——你叫什么名字?”

突然被拉进十厘米的距离让小小怪更加紧张,尤其是那双扑闪扑闪的大眼睛盯着自己,好像要把他所有的慌张忙乱阴谋诡计全都看透,几乎是抱着视死如归的心态,小小怪紧闭双眼吼出这句话:

“我叫小小怪!我是你们的新同学!我不是卧底!”




“嘶——”

开心超人打着颤揉了揉自己的耳朵,他看着小小怪有些抱怨:“我知道你叫小小怪,你喊那么大声干嘛,震的我耳朵疼。”

“对不起对不起!”小小怪赶忙鞠躬道歉,“不过,既然你知道我叫小小怪,那你问我名字该干什么?”

“我……我刚刚忘记了而已。”开心超人抓了抓圆溜溜的大脑袋,眼睛四处乱瞟,“行了行了,新同学,我带你四处转转。”

“哦哦。”小小怪乖乖的应了两声,认认真真地盯着开心超人的后脑勺,跟在他身后。

开心超人偶然回头,看着小小怪认真的神情,心想这样子活像一个小跟班。

开心超人心情很好地哼了哼,转身对他的小跟班招了招手:“跟上!”




【放了一部分】

【也许会正儿八经写】

【这是啥时候的东西来着……】



黎明终将到来。

空弦白芷:

之前我在班级(大班)里看到了一本第一套幼儿情景百科,那一本是讲宝宝是从那里来的,我看到有小孩子在看,我就也随手地翻了翻。除了正常的生理构造,里面有一条说的,做爱是什么?大致是说,做爱是两个互相都有感情,而进行的愉快的事。重点不是愉快,而是相爱。

deku是世界的珍宝:

黎明终将到来

文字和图片都是我发声的形式

哼唧!我绝不认输!


有的人为爱发电,
有的人为爱产雷,
产就产吧,
还非要别人惯着。

第一篇

没有人磕这一对,明明那一集两个人很甜啊(,,•́ . •̀,,)

没关系!
我磕的西皮我自己产自己吃!

话说官配这么明显了,
看第二季怕是有些心塞啊。

顶着对阿七的爱也要看下去。

喜欢的太太关注我了!
嗷嗷!